专注电柜防潮除湿
全国咨询热线:0731-28280862

当前电力产品行业内卷加剧及发展危害

发布时间:2022-04-11 07:23:41 人气:774

业内卷,可以简单理解为产业在某一发展阶段达到一种水平后,企业之间开始出现的恶性竞争和毫无效果的低水平重复的现象。

当前产业发展是否存在普遍的内卷化趋向?低水平同质化竞争、过度价格战、企业各自为战等即应视为产业内卷。这类竞争会降低资源利用率和配置效率,削弱企业盈利能力,导致企业创新研发投入不足,长期陷于低水平重复的内卷化陷阱。从当前看,产业内卷趋向还是普遍存在的,既存在于传统产业中,也存在于新兴产业中;突出体现为以下几种趋向:

一是企业对外无序竞争、各自为战,呈现为缺乏定价权和话语权的现象。这种情况以钢铁和稀土最为典型。钢铁方面,中国钢产量占全球的50%以上,是铁矿石最大进口国,2019年中国需求占全球的64.9%,但由于大型钢铁企业对外无序竞争、各自为战、没形成合力,世界三大铁矿石企业在铁矿石价格谈判中对我分化瓦解,导致我长期丧失铁矿石进口定价权;而国内企业到国外收购铁矿石矿山,又缺乏统一对外,项目争夺相互抬价,造成不应有的“中国溢价”。稀土方面,中国是最大生产国和出口国,最高承担着全球90%的供应;尽管中国组建六大稀土集团,但销售仍各自为战,贸易方式传统,行业内部竞争混乱,难以形成统一对外的合力,导致稀土大国难以掌控稀土定价权,陷入战略资源只能卖出“白菜价”的现状。

二是企业间恶性竞争、相互内斗,呈现为全行业利润微薄或整体极为负面的国际形象。企业从各自利益角度考虑,为争取订单和市场份额,竞相压低价格,恶性竞争,最终不仅造成低价成交、利润微薄或者亏损的局面,产品质量也难以有效保障,严重影响行业利润和产业整体形象。中国制造电视机占到全球销量的66%以上,然而2019年中国彩电均价2809元,创十年来最低,行业整体利润率一直停留在2%的微利水平,始终处于内卷状态。同样,中国制造摩托车最初开拓越南时很受欢迎,市场占有率曾达到百分之八十,但后来企业蜂拥而至,为获取市场份额,竞相压价,质量越做越差,最后整体被淘汰出越南等东南亚市场。中国南车、北车合并前,在海外市场相互压价、恶性竞争也普遍存在,不仅订单企业利润微薄,还严重影响中国企业国际形象。类似情况在大型电站设备、工程机械、轨道交通等领域均存在。

三是企业扎堆进入、跟风重复,呈现为大量社会资源的极大浪费。在互联网等新兴行业,由于缺乏企业核心竞争力,又很容易模仿,大量企业扎堆进入,在缺乏行业规范管理和大量社会资本逐利驱使下,全行业陷入价格战、资本战。最典型案例就是共享单车。摩拜单车出现给出行市场带了颠覆性革命,但由于进入门槛低,后续ofo、小蓝等多个品牌陆续加入,行业无序竞争很快进入白热化阶段。虽然经过激烈竞争后最终留下几家企业,但在整个过程中,企业无序竞争不仅严重打乱了公共秩序,也造成大量资本和公共资源的极大浪费。类似例子在网约车、外买、快递等行业仍不断重复。

四是地方政府相互攀比、盲目投资,呈现为“高端产业低端化”的普遍趋向。地方政府投资冲动驱动下,各地区、行业盲目投资,“项目烂尾”、“产能过剩”风险剧增。“十三五”期间,国家提出大力发展新能源汽车、工业机器人、光伏、液晶面板等战略性新兴产业;各地盲目投资,一哄而上,先后快速“产能过剩”、“高端产业低端化”。如2019年全国新能源汽车销量仅120万辆,但当年各地车企规划的新能源汽车产能达2000万辆。近年来美对中国实施技术封锁,“卡脖子”领域成为近期各地投资热点。如这轮集成电路投资热中,仅2019、2020两年全国新增半导体相关企业分别高达5.3万家、2万家;在盲目投资冲动下,部分地区“百亿、千亿级半导体大项目停摆”。

总体来看,必须正确处理好产业内卷与正常市场竞争、适度产能过剩之间的区别。适度的产能过剩是市场竞争充分化的一种体现,也是传统产业在产品生命周期中必经的阶段,大部分企业产量规模、创新能力仍在继续,但受市场需求限制而难以获得更高的利润;而内卷情况是企业之间恶性竞争、内斗的结果;产业规模和创新在恶性竞争中难以为继。为此,必须把产业内卷区别于正常市场竞争、适度产能过剩,不能因为产业内卷就否定市场竞争;也不能因为存在市场竞争、产能过剩就担心产业内卷,从而必然加以干预控制。

三、产业内卷对高质量发展带来的危害

从产业发展角度来看,企业之间相互内斗、恶性低价竞争、盲目跟风,造成产业内卷情形,短期看会直接影响企业生产效益,长期看严重制约行业健康发展,直接影响整个制造业高质量发展。普遍存在的产业内卷化趋向,将成为制造业高质量发展的关键障碍。

(一)产业内卷直接导致微观层面企业和行业利润率难以提升。内卷情况下,企业主要依靠价格竞争,最终结果是大多数企业长期处于微利边缘、利润长期稳步不前或下降;从行业发展来看,总体盈利不佳,行业盈利分化严重。2017年以来,中国制造业利润率始终在6%的水平徘徊,部分年度甚至出现低于4-5%的情况(见图1)。从不同行业情况看,农副食品加工业、纺织业、木材加工、造纸及纸制品、石油煤炭加工、化学纤维制造业、橡胶和塑料制品业、黑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业、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等行业利润率近年来始终低于5%;相比之下,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业、烟酒行业等资源开采行业,医药制造业、仪器仪表制造业等新兴行业的利润可维持在 8%以上。一定程度上讲,技术含量较低、产能过剩行业内卷性倾向导致企业和行业利润低下更为严重,技术含量较高、相对垄断的行业会更好些。

图1  2017年以来制造业销售利润率变化情况 数据来源:国家统计局,赛迪工经所整理。

图1  2017年以来制造业销售利润率变化情况
数据来源:国家统计局,赛迪工经所整理。

 (二)产业内卷直接导致部分行业难以摆脱产能过剩制约。内卷情况下,部分行业由于企业普遍缺乏核心竞争力,难以走出产能过剩的困境,新兴产业在地方政府扎堆投资驱动下也呈现快速产能过剩的情况,这些都导致了中国制造业总体上难以摆脱产能过剩的恶咒。2016年以来,中国制造业整体产能利用率为73.9%,此后年度虽然有所提升,但一直低于80%的水平,呈现出产能利用不足、生产效率不高的局面。从具体行业看,除化学纤维制造业略高于80%外,多数产业大部分年份产能利用率也低于80%(见表1)。近年来,半导体、互联网等新兴产业由于缺乏有效行业管理和引导,盲目上马和无序竞争,不仅对传统行业带来巨大冲击、造成社会资源的巨大浪费,还面临整个产业难以实现良性发展的困境。

表1  2016年以来中国制造业产能利用率情况数据来源:国家统计局,赛迪工经所整理。 

数据来源:国家统计局,赛迪工经所整理。 

(三)产业内卷导致全要素生产率不升反降。内卷情况下,企业难以获得足够的利润支撑企业持续加大研发投入,不仅导致企业难以实现差别化发展,也造成中国全要素生产率难以显著提升。长期以来,中国全要素生产率低于美国、德国、法国、日本、韩国等先行发达国家,与俄罗斯和巴西也有不小差距(见表2)。2019年,中国全要素生产率只有美国的44.26%,而德国、法国的全要素生产率为美国的85%以上,日本、韩国为美国的60%以上,俄罗斯、巴西为美国的50%以上。从变动看,近两年中国全要素生产出现小幅回落,2019年只有2017年的98.97%,而美国、日本、韩国、俄罗斯、印度等全要素生产率仍在提升,只有巴西降幅略高于中国。全要素生产率水平持续下降,也进一步表明中国制造业高质量发展的动力来源不足。

表2 中国与主要国家全要素生产率对比(美国=1)数据来源:PWT数据库,赛迪工经所整理。

数据来源:PWT数据库,赛迪工经所整理。

(四)产业内卷导致宏观层面制造业持续增长动力不足。内卷情况下,产能必然相对过剩,企业大多在中低端无序竞争,缺乏技术投入和产品创新的资金实力,将导致制造业总体上持续增长动力不足,一定程度上讲导致增长乏力、增速持续下滑。2013年以来,中国制造业增加值增速呈现明显下降趋势,2019年规上制造业增加值增速降至6%,较2013年的高点回落了4.5个百分点(见图2)。从行业情况看,大部分行业呈现增速逐步下降的趋势,其中装备制造业增加值增速从2017年最高12.0%以上下降至2019年末的6.7%;医药制造业增速从2017年最高12.4%下降至2019年末的6.6%;通用设备制造业从2017年最高的11.2%下降至2019年末的4.3%。


文章搜集来源由网络,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,转载请说明出处:http://www.hnjxlc.com/gongsi/60.html

在线客服
联系方式

热线电话

15675395512

上班时间

周一到周五

公司电话

0731-28280862

二维码
线